再见,Basten

发布时间: 2015/6/29 0:00:00

以下部分文字写于2010


搬了新家之后,basten似乎更迷恋我们的床了。每每我还没上床,他就早早跳到床上有垫子的地方躺下,自顾自睡起来,有时候等我上床时这小子居然就双手抱头睡着了。拍拍他脑袋感叹一声你也是8岁的猫了,他便含糊地嘟囔一声,打着满意的呼噜继续睡去,到底是老猫,这睡觉的时间真的是眼见着长了。


basten20028月份到我家的。记得当时我妈有次告诉我说,她小区的花园里有个黄色的小猫在流浪,前腿断了一只,天天蹲在院子的天井里等小孩们找他来玩。当时深圳猫刚成立没多久,我们便想着把他拿回来找人领养,结果还没等我们动手,我妈就告诉我说猫抓到了,原来这小猫一点不怕人,我妈走过去抓他,手碰到他就开始呼噜,很坦然地跟我妈回了她家。过去一看,是个黄色小虎斑,右前腿很明显是断了,整个前掌软绵绵地翻了过来倒撑在地上,一看到人就打着响亮的呼噜嗲嗲地叫着,很是让人怜爱的样子。我和iso决定先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,然后带回家调养一阵,再上领养。


带到康德医院给谢医生一检查,说是右前腿骨折了,但是已经自己长上了,以后走路也不会有大碍,就是会一跛一跛的,如果一定要治,就得把长好的地方砸断再接好,我们一听还是算了,既然生活没有问题,跛一点也没啥嘛,就没继续治疗,带着小家伙回了家。回去后想到要给取个名字,正好iso同学对因断腿退出足坛的荷兰球星巴斯滕印象深刻,于是便给小猫取名basten


basten到我家后没多久,腿就长好了,不再会翻过来倒撑在地上,只是走路的时候还看得出来有问题,他似乎也知道这点,坐着的时候总是把右前腿提溜在身前,看上去和周公同学很有点相似的样子。
1.jpg 

就是这幅德行


既然长好了我们便想着发帖找领养人了,前前后后领出去两次,第一次领养人是buddy的一个朋友,家里已经有猫了,我们也比较放心就送过去了。没想到过不到一个星期buddy就通知我们说猫她拿回来了,原来那家的男主人脾气暴躁,有一次居然打了buddy的朋友,还威胁要把她养的猫扔出去,buddy怕对我们没法交待,就去把basten拿了回来。第二次领养人是啥样的我也不知道,记得当时我加班,回家时iso告诉我说对方已经来家里把basten领回去了,我还随口说了一声怎么这么快就带走了。之后过了没多久,对方突然联系我们说要退猫,理由是他母亲讨厌basten总叫,而且不吃他们的剩饭,怕饿死。我们听了后二话没说就把猫接回来了,其实当时那个领养人还是很喜欢basten的,对我们说等过段时间他母亲离开了还要再领养basten,我们没说什么,但在心里,已经断了送走basten的念头。

basten2.jpg 
这个是basten第二次被领养之前iso拍的一张pp,她还专门为此写了一篇很煽情的文字呢.

要说小时候的basten那绝对是个好猫,第一是脾气好,大猫怎么欺负他,一概不生气,只当是跟他玩呢,第二是粘人,粘到什么地步呢,只要你出现在他视野范围内,他一定是满含深情地看着你,一旦你不小心看他一眼,他就会开始打着颤抖的呼噜,嗲嗲地冲你叫。他这样粘人让臭咪很是不爽,可能是觉得对自己地位形成了威胁,可怎么威逼basten也是无所谓。后来臭咪离家出走直接原因虽然是当时家里来来往往的猫太多,但basten来了之后她是否感到一份失落?老实说我不知道……


2004年以前我都住在单位大院里,那里宿舍后面就是山,我对猫的概念就是猫就该过自由的生活,于是我家猫从小就是在外面混。有段时间甚至白天上班的时候我也会把窗子打开让他们出去自己玩。后来开始有所控制,白天不放他们出去了,只有下班回家后才放他们出来玩。有这样自由的经历,basten的童年记忆应该是很快乐的吧?想到后来他们能出去的日子越来越少,从每天下午能出去玩,到只有周末能放风,到如今搬到顶楼后只有在屋顶铁笼一般的狭小空间里看看蓝天,我不知道basten们的心中是否感到失望和悲伤?


basten属于那种可以带出去遛的猫,而且不用拴绳子。最早一次遛猫应该是臭咪第一次离家出走我去找她,basten就跟我一直走到后山,后来体力不行了,这小子就往地上一摊,趴那儿一直等我回来,又爬起来乖乖地跟我回家。打那以后我就很喜欢带他出去遛弯,经常是这样的场景:

我走着走着,basten掉在后面

我回头吹个口哨,basten快步跟上来

走得远了,basten有时不肯再走,我回来踢踢他的屁股,骂上两声懒猫,他便顺势躺倒在地开始打滚。


basten最初并不是家里最受宠的猫,更没有进卧室的权利——那是臭咪的特权。后来臭咪离家出走,再往后不知怎么basten的地位渐渐提高,等到我们搬家之后,也不知怎么他就被允许上床睡觉了。basten似乎也知道自己越来越受宠,在其他猫面前也隐隐摆出一副猫老大的样子来,常常是要么咬一口这个的腿,要么拍一下那个的头,到处寻衅滋事,搞得家里乌烟瘴气,猫毛乱飞。


不过可笑的是,basten其实是个纸老虎!可能因为从小就没受过猫或者人的欺负的缘故,这小子无论对猫还是对人其实都很友善,似乎就没有敌对的概念,连真正的打架都不会!别看经常追着别的猫打来咬去,都不过是游戏而已,真要碰到匪徒那样的愣头青,发狠真打的话,他就只有落荒而逃的份(匪徒是真正的浑不吝,谁来都敢打、敢咬,而且缺心眼,我都忌惮他三分)。


basten一度很喜欢小猫。有段时间家里经常来一些需要人工喂养的小猫,basten总会主动凑上去舔小猫,还居然会给小猫舔pp。发现这个情况后我索性就把给小猫催便的任务交给他,每次喂完小猫就往basten面前一放,basten很自觉地接手,不但把小猫舔得干干净净,还一定是彻底解决方便问题(怎么彻底法?就是把舔出来的东西都吃下去了呗)。这真是帮了我们大忙,因为喂过小猫的都知道吧,喂小猫之后的催便其实是更麻烦的事,一不小心还会搞得很脏,这下倒好,不但自己不用动手,还不脏了,真是好猫啊,于是我们会照例狠狠夸奖basten一番。basten做这些当然不是无偿的,代价嘛就是舔完后要把小猫当玩具好好玩一把,一般只要不是玩得太过火,我们是不会干涉的,谁让人家帮了这么大忙嘛。



basten3.jpg 
一副好奶爸形象

      不过到了6岁以后,basten对小猫失去了兴趣,再也不愿当奶爸了,可能是觉得小猫也不好玩了吧。
随着年龄的增长,basten对卧室的兴趣越来越大。一般只要我们要进卧室,他一定会跟进去,特别是晚上10点之后,只要我们走近卧室门,他就会跑过来蹲在门口等你开门,要是再晚一些我们还在电脑前不进卧室的话,他就会跑到我们面前转来转去给我们捣乱,总之就是要进去睡觉。开始的时候晚上通常他还要出去一次,后来我干脆在洗手间里准备好猫粮和水,他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安安稳稳一觉睡到天亮,连厕所都不用去上。这点其他猫好像都做不到,中途总是要出去上厕所的,只有basten,似乎是只要人在房间里,他就能和你一起,一直待下去。

      今年basten就满8岁,按以往的说法是要渐渐步入老年猫的行列了。不过似乎这小子健康状况不错,特别是牙口还好,吃猫粮的时候嘎嘣嘎嘣嚼得挺响,做卫生的时候还不忘了用爪子掏掏牙齿——尽管iso认为那应该是用牙齿清洁爪子,但和匪徒黄玉甚至老大他们相比,basten的身体还是让我放心和欣慰的。但愿这小子能这样健健康康生活下去,特别是希望有一天,我能带着他回到室外那片熟悉的草地上,那时他是会闻到熟悉的味道高高兴兴玩上一回,还是会惊恐万分不敢下地?我倒是很感兴趣知道答案。
basten1.jpg 
大爷我来了,别挡道!

cat02.jpg 
我还能回到这样的自然里去嘛?

basten3.jpg 
哼……

2.jpg 
超级藐视的表情

2015年初,我们开始感觉basten的状态不对,首先是越来越腻人,见到我就恨不得成天粘着不放,其次是食欲减退身形消瘦。于是从1月到4月,我先后带他去好几家医院检查,但生化都没有查出什么明确的问题。只是我们发现他便秘的时间多了起来,经常需要喂蜂蜜水通便,好在每次喂完之后似乎情况就有了改善,于是也没有太注意。


到了5月,basten的精神明显差了起来,吃东西也越发的少。6月7日埃索带他去来福康医院检查,发现肾脏指标超标严重,尿素氮和肌酐都超了至少3倍以上,必须入院治疗了。


在来福康医院吊水治疗了11天,到6月18日再做检查,发现情况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出现了更严重的问题:胰脏指标和肝脏指标全部超标,彩超检查发现他有巨结肠,于是很久以来的便秘有了解释……


在来福康医院治疗没有效果的情况下,我们一度想到去透析,但是联系了深圳唯一有猫透析设备的协和布吉医院刘院长之后,他强烈不主张透析,而是建议我们改用大剂量输液治疗。于是18号晚上我送basten去了协和布吉医院,开始新一轮治疗。


746977347.jpg 
6月18日,basten最后一次离家去医院,再也没回来

      大剂量输液开始的效果很好,第二天basten就恢复了食欲开始可以主动吃罐头了(自从开始治疗他就不吃东西了,需要每天灌食),再过两天已经可以在住院室里巡场了,这让我大喜过望,以为治疗有明显起色,甚至开始想出院之后的问题,没想到却只是回光返照……

1286338436.jpg 
6月22日,basten情况似乎好了很多

6月22日,再次检测到结果发现果然肾脏尿素氮指标下降不少,情况乐观。24日我在医院,basten和我玩得还很开心,只是这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睛与鼻子出现流水情况,医生表示是输液太多导致渗出,开始减少输液量。


25日晚上,我到医院看他时发现他的情况又有反复,不主动吃东西,灌食了几管倒也都吃了下去。我把他放在腿上坐了一阵,然后把他放进住院室准备离开,这家伙又跑出来两只手搭在我腿上再次要求上来睡觉,我想想还是把他放回住院室带上头套,想着明天再来看他不迟……


26日上午我去博罗,接到刘院长电话说basten情况不乐观,虽然肾脏指标恢复,但胰脏肝脏指标仍然很高,而且出现严重贫血。一整天我在外地都神不守舍,恨不得早点回深圳去看basten。


晚上赶到医院,basten情况已经很不好,灌了几管罐头之后,basten开始吐舌头、留口水,腹式呼吸也非常严重起来,医生来看之后将他放进氧气室紧急救治,但腹式呼吸没有任何改善。医生解释说这是因为严重贫血,呼吸进去的氧气缺少红细胞携带,无法解决供氧问题。要解决之后输血。


43512625.jpg 
6月26日晚,basten病情急转直下

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之后,征集献血猫已经没有太多可能,于是我们只好检测了在医院的一只暹罗猫的血型,居然和basten的相同,于是医生赶紧安排抽血、输血。输了40ml的血下去,basten的状况仍然没有改善……


我们对那只暹罗猫非常感激,第二天带了些罐头给它,算是聊做补偿吧。


但是basten的状况仍然很不乐观,后来埃索告诉我,她当时已经知道没有希望了,想提出把basten带回家去,但是没有敢和我说……


当晚3点多我们回到家,草草梳洗后睡觉。我9点就醒来,总觉得心慌气短,于是等到医院应该是开门时间就背上包出门直奔医院。


10点20左右我赶到医院,发现basten不见了,追问知道原来是称体重去了。过了两分钟basten被送来回来,说是有4.9kg,我心里一沉,要知道basten到这里时只有4.5kg,这段时间营养又不足,不可能增重,增重的唯一理由就是输液太多没有及时排出或者积存在组织里了。然后医生过来说要给他做个血检,后来想想这种时候完全没有必要再检查了,如果不检查,也许basten还能再挺多一段时间……


血检抽血之后basten回到氧气室,他的呼吸明显更加急促,也更焦躁不安,在里边转来转去,好几次撞到门上,口水也不断的留……我抚摸他,想扶住他不让他摔倒,但是完全无法控制住他……最后他倒下了,肚子急速起伏几次之后没有了动静,我大喊医生过来急救,刘院长让人拿来肾上腺素,又做了好长时间的心脏起搏,最后没有任何效果,basten就这样走了,后来我看了当时发给埃索的短信“来见最后一面吧”,时间是10:38,那时刘院长还在做做后的努力,记得中途basten还呕了两次,所以他走到时间大致就是上午10:40吧……


basten的突然离去让我们促手不及,因为压根没想过如何处理他的身后事。按照惯例,我家猫走了之后都是准备埋葬在我原先房子的院子里的,但抚摸着他仍然柔软的身体,我无论如何不想让他永埋地下,与黑暗为伴。他是我们最喜爱的猫咪,我要让他和我们永远在一起。


把basten装入猫包,我们踏上回家的路。自从6月18日那天上午带他去医院,没想到再回来已是阴阳两隔。把basten放到沙发上,用毛巾小心擦拭干净他的身体,我们抱着他进到卧室,让他在床上、他最喜欢的位置——枕头边上躺下,他的脑袋还像往常一样靠在枕头上,就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我甚至幻觉他会打个哈欠然后起来……然而这一切都是幻想,这是他最后一次上床睡觉了。过去11年的每个夜晚,只要我们在家,他几乎每天都这样陪我们度过,今天之后,他还会和我们在一起,只不过再也触摸不到柔软的身体,听到他舒服的呼噜声入眠了……


1513388735.jpg 
basten回家了……

      最后一次将basten的身体放进猫包,我们带他来到天堂爱宠。工作人员很细心地用毛巾将他包好,在他周围放上鲜花,埃索专门摘了些草放在他怀里,因为basten平时最喜欢吃青草了……和他在一起度过最后十多分钟时间之后,我们看着他的身体被推进焚化炉,这次真的是永别了,和basten的身体说永别……
777270010.jpg 
再见,小豁牙

      从那里出来,basten化成一小袋骨灰,装在一个小瓷罐里。我把他带回家,装进一个木头盒子,放在床头柜上。basten以后每天都会这样和我们在一起,永不离开。
1034709816.jpg 
永不分离

995827698.jpg 
虎虎生威basten,永远和我们在一起